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娱乐 > (我的第三居住地…日不落帝国:“炒股东老婆鱿鱼”)

(我的第三居住地…日不落帝国:“炒股东老婆鱿鱼”)

时间:2018-02-01 13:11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(我的第三居住地…日不落帝国:“炒股东老婆鱿鱼”)

我经过了八年四间餐馆打工生涯后,八三年一次机会来临开始学人开外卖店,那是一间在住宅区生意不好的小外卖店,是一间只有夫妻两人做的家庭式小生意,我打了八年工没有一点积蓄,买这间外卖店还是和朋友借钱买的,外卖店离家很远,小孩平时上学付钱托人照顾,周末带去外卖店帮忙,大儿子帮忙接单接电话,外卖店没地方睡,两个小的晚晚睡在车尾箱,遇到冬天几分钟就到气车开开暖气,又怕被人看见报警,虐待儿童罪坐牢都有可能,周末收工很晚两、三点回到家里,夫妻店大人辛苦小孩受罪。

第一次做生意无经验失败告终,没有实地了解外卖店附近环境,外卖店生意究竟能做多少也一无所知,全凭卖家自己说,找外卖店最重要一个环节是了解当地情况,人口、有无其它外卖店和他的生意额,这个环节非常重要,所以找外卖店一定要有车,驾车到周围看一看和了解清楚卖店真实的生意额,我第一次买外卖店无车子吃了大亏,情况不了解失败是必然的,经历过一次吃亏后经验告诉了我,再找外卖店就必须驾车去实地考察,去看看周围环境和他的生意额。

欺人之心不可有、防人之心不可无,为了防止生意额不真实受骗,我买了一个赌场进入手按计算控制器,这个手按计算控制器不要被卖方看见,放在衣袋里以镑为单位,进單多少镑按多少下,如果被卖方看见你用这种方法算他生意额,他会不高兴的,甚至赶你走不卖给你,谁都不愿意将自己真实生意额公开。我用这种方法计算一下卖方给出的生意额是否真实,这也是一种防骗的方法,如果计算出卖方给出生意额出入不大,将来自己做不到这个生意额证明自己无能。83年开始学人搞外卖店做,几年间换来换去一共做了两间外卖店,同亲戚合资做过一间餐馆,最后因意见不合分开。

合股小生意很难做,我认为亲戚朋友合股做生意不好,如果发生磨察弄得不好,最后连亲戚朋友都没得做,我说说我们合股生意,我和亲戚两份合股开小餐馆,合股前大家讲好分工,我和合股人做厨房,合股人老婆负责楼面包括雇人,我负责厨房也是包括雇人,账目方面方我管,他们管钱兼买货,他们喜欢管钱就管吧。他们是香港人,对大陆人不大友好,起因是中国银行不借钱给她,我是大陆出來的对大陆人有感情,有两件事表现出她对大陆人不友好。开始发生磨察是由于请人和买货,

买货先斩后奏,买私人东西开公账,账单不清问她支支吾吾,合股人大方才能接受,这样做法我不能接受,我的性格不能和人合作做生意,和重庆教授合作也一样,人家公司都倒闭了,为争面子还要去告倒闭公司,我不同意他非要告,告赢又如何钱也拿不回倒贴律师费。

一对北京渣打银行包送來读硕士留学生,夫妻带着一个四,五岁小孩到餐馆找厨房打杂工作,刚好被我看见,初时我不知道是找工作的,我问拍当老婆楼面管理人那带着小孩的來做什么,她说找厨房打杂,我问,人呢,她出大陆人不会做不要,我说试都没试怎知不会,厨房请人是我管的她是否要问问我才决定,带着小孩找工我也有点同情心,后來我追出去叫他先试试,最终留下做了快一年。

我的朋友重庆教授他女儿从重庆来,叫我帮他女儿找份工作,我叫她在学餐馆学学楼面,经拍当老婆楼面管理人同意留下来学楼面,客人小费是楼面几个人分的(厨房不分),教授女儿告诉我几次,说小费被人偷走了一部分。最初我叫她看开点,我也不想和拍当有过多磨察,可能大陆刚出來看钱重一点,告诉我多了我找拍当说叫她注意一下有人偷小费,我也知道是谁拿的但沒指出是谁,拍当帮拿钱的不理我或者有份分,也可能欺负人家大陆妹不懂。

后来我要把偷钱的解雇,拍当老婆楼面管理人包庇她说我无权解雇,由此吵了起来,当时我火就上来了要她立即把偷钱的炒掉,不炒我连你一起炒,她说炒她要经过律师,偷钱的还叫老公来讲事,我还怕他不成,最终还是把偷钱的炒掉。

我为何敢说要把拍当老婆楼面管理人炒掉,这餐馆拍当本来想同银行借钱买來自己做的,银行借不到才找我合股,各占百之五十,餐馆合股人是我和她老公,当地很多人说她能干是个女強人,女強人对她老公是,对我就強不起来了,我要炒偷钱的她不同意还说要找律师,把我火撞起來所以我说你再吵我连你都炒。发生严重磨察后再做下去就没意思了,退股我开条件他们先选择,他们要我退出,他们不要我要,后来他们东借西借买了我那份,两个月后我也开了自己小餐馆,还好到现在还有来往。

回到顶部